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七界小说网 >>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 >> 第541节暗战之战(1)

第541节暗战之战(1)

如果宇宙间真的有上帝,并且上帝一直在云端俯视着人间,那么他对于进入二十世纪的地球一定会感到眼花缭乱的,因为一场又一场且一场接一场、没完没了且愈演愈烈的战火在这个由他创造出的世界里此起彼伏、不知疲倦地翻腾着。竭尽全力杀死同类是这几十年内人类最热衷干的事情。上帝恐怕也会感到疑惑,自己创造人类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自相残杀?

在这个混乱不堪的地球上,形形色色的事情正在世界的各种角落里发生着。

沈阳郊区的某栋豪宅里,锦衣玉袍、养尊处优的主人一边漫不经心地剔着牙一边跟一个神色近乎卑微猥琐的客人进行着讨价还价。客人的语气近乎哀求:“于先生,这可是极品珍宝啊!这是明朝万历皇帝在一五九五年一月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的圣旨诏书啊!距今已经将近三百五十年了!历史意义和收藏价值更是不可估量啊!”

主人嘴里的牙签不经意间捣破了牙龈:“十万!”

“十万?”客人简直要下跪了,“是不是太少了?二十万吧?于先生...”

主人显得不耐烦地呵斥道:“东西是好东西,但是太烫手!除了我,谁敢要?在这个时候从你们日本收购珍宝,虽说不犯法,但也要吃霉头的!哼!整个东亚也只有我敢花钱买了!你们不肯卖给我,就拿去卖给美国人嘛!只是,不知道那些洋鬼子有没有眼光识这种东方货!”

“好吧!十万就十万吧!”客人低垂着脑袋,叹口气,眼神里掠过一丝极度的恨意。

几千公里外的中国华东金融核心上海,一处隐蔽的地下世界。

两群同样都穿着黑衣服的人正在发狠地械斗,惨叫声此起彼伏,断手断脚在血泊中乱滚。即将获胜的一方忍不住得意地大呼道:“杜月笙的末日到了!”话音刚落,意外打击突如其来,对方大批生力军陡然间赶到,上百把雪亮的斧头闪烁着刺刀般的寒光,为首大汉怒喝道:“今天就是张啸林的死期!”

“斧头帮来了!”被打击的一方发出阵阵鬼叫。

但留有后手的不止一家,另一家也赶来了大批生力军,那是上百把日本武士刀。

“山口组!”挥舞斧头砍杀中的大汉们怒不可遏,“张啸林居然跟日本人勾结!无耻!”

某个地方的某个房间里,圆桌边围着十来名参会者,主持者提出了问题:

“帝国想要复兴,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参会者们都已经准备充分,陆续提出设想:

“钱!必须要想方设法地搞到巨额的金钱!”

“必须要得到列强大国的援助!否则我们只是势单力孤!”

“研制秘密武器!重建帝国军队!”

“收买他们的人!让他们跟我们展开秘密合作!”

又是一个地方的一个房间里,圆桌边也围着十来名参会者,主持者提出了问题:

“工统局正在少帅的宠幸下不断扩张势力,我们的地盘一片一片被他们吞并,这样下去,我们早晚会被彻底瓦解。局势越来越不乐观了,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参会者们陆续提出设想:

“杀了舒国生!舒国生死了,再加上我们的内应,工统局立刻就会崩溃!”

这个提议立刻遭到反驳:“这是白痴做法!舒国生是那么好杀的吗?而且一旦东窗事发,我们就彻底万劫不复了!”

“杀了他,然后栽赃给日本人或南方!反正日本人也想除掉他。”

“破绽太多!我们应该下刀不见血,并且要名正言顺。”

“少帅在乎的是成绩。舒国生现在之所以爬到我们头上,就因为工统的成绩超过了我们。我们可以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如果工统局毫无成果,而我们成绩斐然,工统局就不战自败了。”

赤道附近的某片海域内,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陡然间沸水翻腾,一艘黑幽幽的潜艇犹如鲸鱼般无声无息地浮出水面。指挥塔的舱门被打开,一个军官迫不及待爬出来,大口大口地贪婪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他妈的!总算能回家一趟了!再回来的时候可要顺路去日本看望一下老长官,都有好长时间不见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再次回到日本,刘翼飞隐隐间竟有了一种物是人非的微妙感觉。气氛这东西确实很奇妙,似乎无影无踪,但身在其中却能让人清清楚楚感觉得到气氛的波动。

刘翼飞觉得,老兄弟们好像都变了,自己和他们也好像有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隔阂。

刘翼飞此时是北华军驻日派遣军副总司令。一九三八年夏,辽日停战,北华军总部迅速成立了“驻日派遣军”,由陆军、空军、海军陆战队、海军一支分舰队以及起协助作用的韩军组成。这支驻日派遣军在实力上是非常强大的,包括陆军九个步兵师、五个重炮旅、海军六个陆战师、海军一支驱逐舰队、空军若干个航空大队、韩军十个师等,总兵力六十五万余,驻扎在九州岛、四国岛、北海道岛这三大岛以及有军事价值的日本其他附属岛屿上。很正常,张学良对日本自始至终都是充满高度警惕心的。

驻日派遣军的几位高层都是北华军在东北军时期的老将,总司令是万福麟,三大岛驻军司令分别是丁超、齐恩铭、丁春喜,派遣军总参谋长是荣臻,这五个老将的平均年龄超过六十岁,因此“驻日派遣军”在北华军内部有个“养老院”的戏称绰号。刘翼飞原本是被委派为九州岛驻军司令的,但上任两年后在体检中被查出轻度的慢性肝炎,所以不得不回沈阳进行休养。足足休养了三年,身体康复后的刘翼飞坚定地请求复职,但总部已经派丁超接替他的九州岛驻军司令职务,也不大方便突然把丁超撤职给刘翼飞腾位置,所以陆军总司令杨宇霆就委任刘翼飞为派遣军的副总司令。接到委任命令后,刘翼飞自嘲地说道,“生了一场病,反而还升官了”。

刘翼飞是在1944年元旦次日回到九州岛的,驻日派遣军总司令部设在九州岛的福冈市,因为九州岛是北华军控制的日本三岛里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同时地理位置最重要的岛屿。当刘翼飞的飞机降落在机场上时,万福麟、丁超、齐恩铭、丁春喜等刘翼飞的老兄弟们自然是热情地接待了刘翼飞,他们在北华军里都属于“张作霖时期的老将”,随着“张学良时期的新秀们”的崛起,老将们自然在人脉关系和心理认同感上自然形成了一个团体。接风宴上,久别重逢的众人谈笑风生、觥筹交错、聊天叙旧,气氛十分热烈,但刘翼飞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散会后,回到自己在福冈郊区的私人住宅里仔细一回味,刘翼飞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有点怪怪的了。

“他们怎么变得这么奢华了?”刘翼飞猛然醒悟,因为他想起白天那场接风宴上使用的都是上好的佳肴美酒,葡萄酒鱼子酱海胆饭之类的东西,刘翼飞别说尝了,以前见都没见过。虽说丁超在席间解释说“这些海鲜只是日本的特产罢了,并且现在又是元旦节假,难得一次”,但刘翼飞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他闷闷不乐地暗想,“少帅让我们率军坐镇日本,是为了牢牢地监控日本,不是来逍遥享福的,洁忱他们难道真以为我们是来养老的?”(丁超字洁忱)

更让刘翼飞惊愕不已的事情在随后发生了。当天晚上,北海道驻军司令丁春喜来看望刘翼飞,动静很大,足足开来了十几辆军用大卡车。

“和清,你这是...”刘翼飞一头雾水。(丁春喜字和清)

丁春喜满面红光地走上来,刘翼飞这才注意到,这位曾跟自己一起驰骋沙场的老朋友已经胖了很多,举手投足间的官僚气息远超过军人风骨。丁春喜爽然地哈哈笑道:“铸宇老弟,你这一走就是三年,原先的那栋官邸已经给洁忱住了,这个地方是刚拨给你的,房子是有了,可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呀!这不,我来给你送些家具家电什么。”(刘翼飞字铸宇)

刘翼飞难以置信地看着一堆士兵以大搬家的势头往自己的住宅里运送着各种明显是高档名贵的家具家电,甚至还有多得可以把卫生间都给铺上不止一层的波斯地毯,以及让他晃得眼花的豪华吊灯、按摩浴缸等东西,而且这些还不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这些小姑娘是...”刘翼飞张口结舌地指着走进院子里并且低眉站立着的那十个显然不是来送东西的妙龄少女。

“你一个人住,家人又不在,身边没个佣人怎么行?”丁春喜不以为然,“这是我给你买的婢女,日本人,但听得懂中国话。”他对刘翼飞点点头,“这些日本小姑娘都是很不错的,不但勤快贤惠,而且温柔体贴得很。都送给你了,就当老朋友给你的见面礼吧!”

“这...”刘翼飞张口结舌,他憋了半天才艰难地道,“这样不好吧?”

丁春喜哑然失笑地看着一脸窘然的刘翼飞:“哪里不好了?日本人现在穷得男人卖命女人卖身,这些小姑娘给我们做婢女已经很不错的了!总好过去去太平洋前线做慰安妇吧?”

刘翼飞瞪着他:“这难道已经是常事了?”

丁春喜笑着道:“在日本,我们只要花个几百块,就能买个日本婢女回家伺候。实际上,这已经是很流行的事情了。这些小姑娘就是在签合同打工,做佣人来赚钱,不是正常得很么?国内大户人家哪个不雇佣点保姆仆人什么的?我们在这里雇佣日本仆人,又有什么问题?”

“这难道不违反军规条例?”

“条例?少帅规定国内民间企业或个人是不能私自从日本购买或雇佣劳动力的,但没有针对我们呀!我们常年住在这里,花钱雇佣几个日本人做佣人,很自然呀!”丁春喜用一种感慨的神色拍了拍刘翼飞的肩膀,“你老弟啊,三年不在这里,真是落伍喽!”他看了看四周,脸上挂着暧昧笑容地把嘴巴凑到刘翼飞耳边,“其实这些日本婢女表面上是做工的,实际上...你这个主人想对她们做什么都是没问题的,日本女人嘛!”

刘翼飞再次瞪着眼望向丁春喜。

丁春喜似乎要解答刘翼飞的惊愕:“我们是征服者!这就是好处!她们要是有什么不满,找谁伸冤控诉去?警察?还是日本政府?”他哈哈笑着,又拍了拍刘翼飞的肩膀,“老弟啊!别拘束!我们是这里的主人!”

等丁春喜带着已经卸完家具家电以及波斯地毯的车队返回离开后,刘翼飞转过头,看着已经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的住宅和那十个战战栗栗立在院子里等待主人吩咐的日本婢女,脑子一阵迷糊。恍惚间,刘翼飞突然觉得刚才来的那个人莫名地很陌生,自己好像不认识他。一个城里的土财主在招待远道而来的乡下穷亲戚,这便是刘翼飞此时的感觉。

“副座,这...”刘翼飞的副官于文俊和卫队连连长贾国辅用既不知所措同时也有些眼热的眼神看着屋里的东西,当然,他们的目光更集中在那十个婢女的身上。他们是跟着刘翼飞同样刚刚来到九州岛的人,也都是“已经落伍的人”。

“都送回去!”刘翼飞猛地一挥手。

“那她们...”贾国辅用期盼的眼神盯着那些始终不敢抬头的日本婢女。

“给她们一笔钱,然后把她们送回家。”刘翼飞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贾国辅在明显的不乐意中去执行了刘翼飞的命令。

“他们究竟怎么了?都变了?”刘翼飞心头阴郁地看着这异国他乡的夜空。

在九州岛刚刚度过一个夜晚,还没有适应九州岛水土的刘翼飞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投入他的本职工作,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好像根本就没事可做。总司令是万福麟,九州岛驻军司令是丁超,四国岛是齐恩铭负责的,北海道岛是丁春喜负责的,万福麟的总司令部也在九州岛,刘翼飞这个副总司令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里,虽然升官了,但好像没事做了,他上面的万福麟和下面的丁超都在九州岛,被夹在中间的刘翼飞自然高不成低不就。“铸宇,你身体刚刚康复,就好好休息吧!反正什么事情都有总座和我们呢!放心吧!日本这地方的事情都被我们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会出问题的。”丁超和丁春喜不止一次地对刘翼飞这样说。

我被架空了。刘翼飞在心里叹口气。

刘翼飞甚至有点后悔自己再来日本的,早知道他应该主动要求上前线去,自己是个军人,应该在战场上为国杀敌,而不是像一个官员在这里搞管理工作。但仔细想了想,刘翼飞觉得自己刚来就灰头土脸地再回去也不妥当,另外,自己毕竟属于“老派”的军人,现在陆军已是那些少壮派在当权,自己即便能调回去,又能得到什么位置呢?那些已经在新战场上战功赫赫的少壮派们已经有自己的圈子了,自己肯定进不了那个圈子。自己的归宿,其实就一条,就是跟万福麟他们一样,在日本三岛养老,可自己在本该属于自己的圈子里还是感到了生疏。

想到这里,刘翼飞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丝“无家可归”的悲凉感。

在这个春夏时节,北华军驻日派遣军发生了好几件大事。

先是三月初,九州岛驻军设立在长崎的一个大型后勤基地突然发生大火,十几个物资仓库在滔天大火中化为灰烬,共两万多吨物资被付之一炬,包括足足能装备半个师的武器装备。经过调查,这场大火是基地后勤军官玩忽职守以及电器设备老化而导致的,事后共有二十多个当地的后勤军官被解职或撤职,九州岛驻军司令丁超也受到北华军总部的严重警告。

三月底的时候,九州岛熊本地区的日本人突然发动大规模暴动反抗,这场暴动在几天内就被率军镇压的丁超给消除了,共有两万多日本人在平叛中被击毙,为此,丁超受到嘉奖。

五月初的时候,海军驻日舰队的一支运输船队往北海道岛运输军械物资时在北海道岛西南部海域突然遭到不明身份的敌方潜艇群攻击,七艘运输船被击沉,累计四万五千多吨军械物资沉入大海,包括大量的枪炮弹药,运输船队的护航驱逐舰在战斗中击沉了两艘敌方潜艇。

“怎么出了这么多的事?”接到报告的刘翼飞火急火燎。实际上,他接到的报告都是事后报告,上面就简单地写了事件的大概过程和最后处理,明摆着就没有让刘翼飞插手的意思。但刘翼飞觉得事关重大,想亲自去调查这几件大事,可接到他请求报告的万福麟并没有支持。

“铸宇啊,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万福麟疑惑地看着他。

“总座,短短两个月内出了这么多事,我觉得很不同寻常!”刘翼飞说道,“我想好好地调查这几件事。”

万福麟摇摇头:“没有那个必要。铸宇,事情都过去了,你别多想,好好养身体吧。”

刘翼飞哑然地看着已经下达逐客令的万福麟。

走出总司令部,刘翼飞心头烦闷,副官于文俊跟上来:“副座,怎么了?”

刘翼飞难以置信:“你不觉得总座他们都有点怪怪的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却好像很轻描淡写。自从我来了之后,就觉得周围气氛都很不对劲,现在,我更加觉得可疑了。”

于文俊想了想:“副座,您毕竟三年没在这里了,经验方面确实不如总座他们,他们可能见多了这种事,所以也司空见惯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太大惊小怪。”

刘翼飞惆怅道:“也许吧!”

无事可做却又不愿意真的游手好闲的刘翼飞思考再三,决定去视察部队。五月中旬一天,刘翼飞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驱车来到位于九州岛北部大分县的派遣军陆军第一四四步兵师的驻扎地,师长白凤翔是刘翼飞以前的部下。获悉长官来临后,白凤翔急忙带着师部军官们迎接刘翼飞。“副座,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呀?搞得我这挺仓促的!我也没有提前准备...”白凤翔显得手足无措。

刘翼飞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提前准备什么?做好表面功夫来敷衍我?”

白凤翔顿时面红耳赤:“副座您哪里的话...您放心!部队一直都是枕戈待旦...”

“枕戈待旦?”刘翼飞冷冷地指着兵营,“为什么这个团没有进行日常训练?”

白凤翔支支吾吾:“今天放假...”

“放假?”刘翼飞顿时又气又怒,“仗打完了?战争结束了?你们在哪里?你们在日本!不是在本土!世界大战正如火如荼进行中!你们却已经马放南山!简直岂有此理!”

白凤翔神色大变:“副座!绝无这回事!您看到的这个团确实今天放假...”

“放假?”刘翼飞冷哼一声,他大步走过去,指着一个上尉军官,“你什么职务?”

上尉急忙敬礼:“报告副座,我是第五七三步兵团第二营第三连连长!”

“很好!”刘翼飞点头,“立刻集结你的连队,跟我到靶场去!”

半个时后,刘翼飞近乎勃然大怒地把一叠纸甩在白凤翔的脸上,“看看!这就是你的兵!全连一百七十五个士兵!一人射击五次!最后平均每人二十环不到!就这样的部队,还怎么上战场?你究竟怎么练兵的?玩物丧志!混账!”

白凤翔面如土色,嗫嚅着嘴唇道:“因为...部队常年驻扎在这里,没有实战经验...”

“没有实战经验?”刘翼飞讥讽道,“按照规定,战时非前线部队每天都是要进行实弹射击训练的!几年下来了,你的士兵打固定靶子还这个鸟样?”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望向那个同样面如土色的上尉连长,“上尉,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们实弹训练究竟多久一次?”

那个上尉连长胆怯地望了望白凤翔,支支吾吾。

“你要是敢不说实话,我立刻把你送进军事法庭!”刘翼飞声色俱厉。

上尉连长汗如雨下:“大概一周一次。”

刘翼飞顿时气炸了肺,他狠狠怒视白凤翔。白凤翔深深埋着头,不敢说话。

长长叹口气后,刘翼飞对白凤翔说道:“你跟我来。”

两人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刘翼飞用一种苦涩的眼神看着白凤翔:“瑞麟,你究竟怎么回事?这里到底怎么回事?”(白凤翔字瑞麟)

白凤翔低着头,没说话。

刘翼飞注视着他:“我很好奇。你师的战斗人员在两万五千人左右,按照军规,在战时,非前线部队也是要保持正常训练以随时准备调往前线的。你玩忽职守,让部队一片松弛懈怠先不谈,我更感兴趣的是,你缩减部队实弹训练次数,‘节省’下来的那些子弹到哪里去了?”

白凤翔浑身一颤:“副座...”

刘翼飞紧紧盯着他,突然抓住白凤翔的左胳膊,猛地撸起袖子,顿时露出胳膊上或新或旧的十几个针孔。

白凤翔险些跪下,嘴唇翕动着:“副座...”

刘翼飞悲凉地叹口气:“你果然又扎吗啡了。”

白凤翔早年是热河省著名的马贼土匪,后投效张作霖,张作霖看他善于骑射且枪法过人,因此让他当了骑兵旅旅长。当土匪时,白凤翔有两个绰号,一个叫“白三阎王”,一个叫“白三烟王”,前者是因为他凶狠彪悍,后者是因为他嗜好吗啡毒瘾。到张学良时代,张学良在东北全面禁毒,白凤翔这样的人肯定是要强制性戒毒的,否则就要被驱逐出军队并被强行关进戒毒所里。作为白凤翔老长官的刘翼飞曾亲自帮他强行戒毒,但是很显然,此时的白凤翔又恢复了以前的恶癖。

“安逸的日子过久了,你们都蜕化了。”刘翼飞失望地看着白凤翔。

白凤翔羞愧至极地捂脸流泪:“老长官,我对不起您...”

刘翼飞有些心灰意冷,什么都没有说,默然地离开了白凤翔部队的驻地。

回到住宅后,刘翼飞心烦意乱,他愁绪满腹地在书房里踱着步子。这几个月来,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有种特殊的东西笼罩在这里,自己在这里的大环境中似乎成了一个异类。很多东西都在悄然地发生了变化,这让初来乍到的刘翼飞猛然间感到不适应,并感到了一丝警觉。

这里的人究竟是怎么了?刘翼飞对这个问题感到很困惑,但又不敢深入思考。

九点多的时候,书房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刘翼飞拿起听筒:“喂?”

“老长官,是我。”听筒里传来白凤翔刻意压低的声音。

刘翼飞心头一动:“怎么了?”

白凤翔在急剧地喘息着:“老长官,我对不住您,甚至...我对不住国家。今天您来了后,我突然间悔悟了,您的训斥让我感到当头棒喝。其实...我本来就不愿意...但...一步错步步错,有时候一失足真的会成千古恨的!可是...可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即便无法赎罪,我也要将功补过...我毕竟还是有良心的...”

刘翼飞心头一震,他警觉地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凤翔语气很急促,似乎很紧张,很恐惧:“老长官,您不在这里的这三年里,派遣军内部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您完全不知道情况有多严重...甚至,您现在其实很危险...”

刘翼飞震惊不已:“瑞麟,你镇定点!慢慢说!”

“老长官,您认真听我说...这里已经形成了一张大网,一张缠住我们每个人的网,这里的情况恐怕连少帅知道后都不敢相信...我深陷其中已经两年...我马上开车去你住的地方...”

“为什么不让我去找你?”

“老长官!您可知道,您现在住的地方就有人在附近监视着您!您要是夜里出发,他们就知道了!您不能动!”

“什么?”刘翼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下意识地往窗外望去,外面黑沉沉一片。

“老长官!您要提高警惕,我马上来找您!两个小时后我就会到的!我要当您的面把事情都说出来!”白凤翔似乎很顾忌在电话里做长时间的说话,急匆匆挂上了电话。

刘翼飞拿着话筒,思维都僵住了。

电话那头,白凤翔挂上电话,紧张地看了看周围,继而悄悄地从他此时所在的住宅卧室的后窗户翻了出去。他是个师长,但此时却不敢相信身边的任何人。穿过后花园,白凤翔没有惊动任何人地打开后门,一辆白天已经停在那里的越野车正静静地等着。白凤翔爬上车,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扭动车钥匙,继而在车子发动的轰鸣声中离开住宅。

从大分县到福冈约有一百多公里,沿途都是大片大片的无人区和森林,北华占领军为了方便管制当地人口,把岛上日本人都集中安置在各个城市里,形成一个个大型军管集中营。广大农村自然荒无人烟。白凤翔开着车,在空无一人的公路上开动着,他心乱如麻,长时间被压制着的忏悔让他终于痛下决心做出今晚这个决定。

车子在荒凉的公路上风驰电掣,但在一个拐弯处,尖锐的摩擦声中,车子突然失控。

白凤翔大吃一惊,急忙死死抓住车子,车子左前轮刚才突然间爆胎了。尽管他拼命想控制住车子,但发疯野牛般不听指挥的越野车还是把他重重甩了出去。飞到七八米外的白凤翔感到天旋地转,眼前金星飞舞,嘴里一阵甜腥味。他试图站起身来,但发现已经站不起来了,一条腿摔断了。

几个黑影像鬼影般从路边缓缓站起身,走向瘫倒在地不能动的白凤翔。

白凤翔瞪大眼,他看到的是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他身边的参谋副官之类的军官。

军官们用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白凤翔,为首一个军官踩住白凤翔的右手,轻易拿开白凤翔握在手里准备反抗的手枪。

“师座,您这是何必呢?放着好端端的快活日子不过,偏要做出头鸟。”军官们看着他,无奈地叹口气,“副座白天来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您情绪很不对劲了。要不是我们偷偷监听你的电话,真不知道您居然要出卖我们所有人。既然您要去告密,那我们也只能对不住您了。”

白凤翔怨毒而绝望地看着他们。

其中一个军官拿出手枪,对准白凤翔准备开火。

“白痴!”为首军官呵斥道,“师座是死于车祸!不是子弹!做事没脑子!去车子那边,赶紧拆一根钢筋铁条之类的零件过来。”

那个军官急忙跑到已经快散架的越野车边,费力地拧下来一根严重变形的铁杆。

“你不死,我们就要死。所以,对不住了,师座。”为首的军官接过铁杆,毫不犹豫地刺进了白凤翔的心脏。

喜欢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请大家收藏:(www.7jie.com)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七界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最新章节 -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全文阅读 -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txt下载 - 飞星骑士的全部小说 -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 七界小说网

猜你喜欢: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大明新命记抗战之草莽英雄跃马天下汉当兴红楼:从今以后,我就是贾琏小兵活下去水浒大宋陈氏子长风万里尽汉歌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暴君刘璋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大魏宫廷唐朝工科生从亮剑开始打卡谍海王牌大明:我叫朱重六大明第一太子调教大宋迷踪谍影抗战之还我河山红楼:绝世玉公子大明第一臣锦衣少年行晚唐浮生
完本推荐: 农家悍媳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只想当花瓶[娱乐圈]全文阅读白月光总被强取豪夺(快穿)全文阅读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宠全文阅读王妃,请自重全文阅读请握紧你手中扳手全文阅读落魄小金枝全文阅读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全文阅读家里有门通洪荒全文阅读我靠讨饭称霸三界全文阅读杀手妈咪:天才宝贝腹黑爹全文阅读暴君的囚笼全文阅读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全文阅读在柯学世界上高中全文阅读乡村小无赖全文阅读六零重组家庭全文阅读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全文阅读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全文阅读我要做港岛豪门全文阅读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总裁爹地霸道宠武神主宰我加载了修仙游戏外挂苟活性命于洪荒[洪荒]穿越农女要回家骄阳诡秘:从阅读者开始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长生可否全职之职业欧皇都市之影视穿越大反派谍云重重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一刀倾情我在西幻当文豪军统之特工之王玩家走狗满天下从大唐双龙开始的怪老头凤鸣斗罗人形兵器[无限]吾乃太子,重建神国环球竞速:我的极限操作秀爆全场精灵系生活女巫:虚空卡牌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超级修仙赘婿我仙秦龙帝,被盘点十大祖龙曝光都市之医武至尊农门姐弟不简单全民模拟:我有无数天赋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txt下载手机版 - 飞星骑士的全部小说 -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 七界小说网移动版 - 七界小说网手机站